一个讲故事的人。

占个tag求同好_(:з」∠)_有没有吃圣火大花猫受的啊!!!!
翻了下tag全是圣攻感觉自己又站错队了,趴在地上嚎啕大哭,今天也没有安利

【丐明】您的冤家06

有个纯洁的压线车,被管理凶没了,只能走春哥:http://monai.mobi/chunge/

在框中粘贴要解密的文字,按下春哥纯娘们,解密后的文字就出现在框中。

清除所有文字:按下“曾哥吓死春哥”即可。

这可能是萨沙这辈子经历过最尴尬的一个早上了。

萨沙睡得浅,天刚亮就醒了过来,迷迷糊糊间睁眼正面对一张安然的睡颜,吓得差点弹下床去,稳了稳心绪才反应过来眼前这俊毅清朗的男人正是平日总招惹自己的痞子祁洐。

没想到这人不说话的时候还挺好看的。

萨沙暗暗赞叹了一句,借浅淡的日光打量起对方,祁洐虽说跟祁清很像,但细细看去,祁洐的五官却更深隽,眉头总微微锁起,有一种他自己和祁清这种新人所不具备的,老江湖特有的沉稳却...

【丐明】您的冤家05


我宣布:

祁洐这次睡到猫了(并没有



祁清这跟祁洐走一遭的功夫就赔了兄弟又折猫,本打算回去路上与自己亲哥好好谈谈,关键时刻拿自己当枪使是怎么回事,可对方忽收到飞鸽传书,说有狼牙在青云帮的地盘上闹事,情况紧急,于是祁清只能眼睁睁目送祁洐潇洒地转了个身,调头折回了城里。

夜色阑珊,细雪忽落忽停,落在地上不消片刻便化了,祁清也不嫌冷,一个人到院子门前,孤零零坐在石头台阶上看着天想萨沙的事情。

其实祁清还是更习惯叫他陆欢,尽管萨沙才是对方本名,可这个陌生的称呼却总让祁清有种难以抹消的距离感。

或许是因为萨沙和陆欢太不一样了。

祁清认识的陆欢一向是笑吟吟的,从没对人发过火,陆欢当初无数次陪喝醉了的祁清坐在屋顶讲整晚...

【青圣】与光

青光利剑X圣火令
第二章昆仑山剧情boss战衍生

▪️▪️▪️▪️▪️

昆仑山上,剑客问他:

于刀剑而言,什么才算得死?

剑客目光如炬,似是滚烫铜水中千锤百炼的玄铁,可出口的每一个字却都透着墓冢青石沁骨的冷冽。

他不答,只凝望着青衣剑客的剑,异色的瞳里有流光如蝶翼闪烁。

剑客微怒,引山风乍起,卷千堆云浪,利剑破空,吹雪拂浪而至,斥道:

你可知当世人忘却利刃出鞘锋芒之日,便是刀剑神形俱灭之时!

那人却依然不动,任一袭红袍在风雪中翻飞。他从容牵过剑客左手,抚上自己眉间朱印,道:

若我告诉你,有朝一日你为天下所弃,我却还会记得你,你待如何?

剑客哑然,颔首低眉却正对上那人金碧的琉璃眸子,里面淌着盈盈笑意,方觉原来那昆仑山...

【丐明】您的冤家04

我也不想的拆成两章的,但祁哥他不好好跪搓衣板他竟然擅自加戏!!

爱猫人士表示强烈谴责!!



分明是寒冬腊月,可洛阳昨夜竟难得地下了场雨。

隔日,天没亮的时候风里还残余着些细碎的小雪花,萨沙本想摸黑翻窗户去小树林做个早课,谁知落地后才发觉路面上结了层看不见的薄冰,脚底一滑,在拐弯的地方摔了个狗吃屎。

萨沙这一跟头摔得极其难看,半腿高的雪地也被他扑出了个狼狈滑稽的人形来,萨沙冷得不行,爬起来哆嗦着盖掉雪里的印子,最终还是没出息地一溜烟跑回了客栈里。

萨沙拍着身上的雪渣爬到顶楼,远远看见祁洐这个扫把星横在自己屋前睡得七歪八扭,皱了皱眉上前把人...

【丐明】您的冤家03



社会你祁哥作了个大死
喵哥表示气到昏迷



天保原本是祁洐雇来的门房,平时无所事事,就负责看管下青云帮的菜园子,顺便捉捉虫,浇浇水,可几天前祁洐忽然把他轰了出去,给了他一小包碎银和一个空簿子,叫他每天都去城里的一家青楼呆着,还不许他嫖,要他一直盯着对面客栈顶楼最靠南的那间房,不管是有动静还是没动静,每隔半个时辰就要记一笔。

祁洐还交代,每天傍晚的时候自己会来收簿子,让天保长点心,漏写一笔都不行。

天保起先没当回事,以为老大又找着个无赖,想要盯梢敲诈一通,于是把钱在姑娘身上花了个精光,大中午还睡了一觉,醒过来随便编几行进去,太阳落山那会就美滋滋地去交差了,谁知自家老大翻完簿子直接一巴掌掀了过来,打得天保连...

【丐明】您的冤家02



emmmmm
大丐虽然粗俗,可是他粗得直接,俗得坦荡



萨沙之前呆的那个牢房传说是闹鬼的,一到晚上就有鬼哭狼嚎的声响。

萨沙也是信了那些狱卒的邪,刚进去头几天哪怕被打个半死也不敢昏过去,心中坚持默念大光明录,就怕被祟物偷偷占了身子。

但过了一阵,萨沙就发现不对劲了,原来是墙角有个破洞,晚上北风刮得厉害,自然就发出了呜呜咽咽的声音。

萨沙灵机一动,趴在地上伸手出去捞了块碎石头回来,每天凿一点点墙角,妄图钻个狗洞逃出去,然而却被狱卒逮了个正着,好一顿大刑伺候之后本是要拖出去埋了,亏得萨沙还憋了口气装死,于是便有了早上的一幕。

萨沙这一整天都神经紧绷提心吊胆的,不免累极,再加上伤势未愈,轰走了祁清和祁洐后一沾枕...

【丐明】您的冤家 01



燕云丐 祁洐
x
儒风喵 萨沙(陆欢)

起因是做了一个很甜的梦,HE保证!
最近学车比较忙累如狗尽量日更_(:з」∠)_



“我死了吗?”

“死了,死透了。”

狱卒啐了口痰,把那半死不活的明教从牢里拖到外面,抄起铲子正要埋了,明教却忽然动了动,猛地咳出一大滩血。

狱卒咦了一声,明教趁机旋身,腿一横将人扫趴在地。

“再说一遍,谁他妈死了?”

短匕在半空中滑出个完美的弧形,恰恰好扎在狱卒喉节的偏侧。

萨沙扶着墙,踩住那狼牙官兵的软肋,没说两个字又呕出一口血来,溅得脚下人满脸可怖的猩红。

狱卒嗓眼里插着把刀,只能发出些呜呜啊啊的声音求饶,裤裆下头淅淅沥沥湿成了一条溪流,萨沙嫌弃地看了眼,用脚尖把人拨进一旁本来是挖给他的深坑...

1 / 21

© 廿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