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线战士,用爱发电
翻车旧文都在微博置顶🔝@廿七___

【唐藏】片段

随手段子,小甜饼。


叶少爷逃婚了。

跟他娃娃亲的杨家小妹气得眼泪汪汪,饭也不吃,琴也不弹,把自己关在屋里,几天没理人。

小妹从蜀中来江南探亲的表哥知道了,好言好语哄半天,说不管天涯海角,自己一定把叶辞秋这混小子逮回来。

后来正月十五,雪刚停,唐无涯在金陵街上看花灯,人群里忽然瞥见个有些眼熟的黄衫少年郎,十六七的模样,用绸缎扎着马尾,笑起来特别好看。对方看见他,大庭广众之下欣喜地喊,阿宝哥,好久不见!唐无涯头皮发麻,一把将人拖走。

再后来,春夏之交了,回杭州的路上,唐无涯开始思量,他确实得带这小子回去赔罪,明明是出来逮人的,怎么把自己也栽进去了呢。


【all明】魕2.5

本章场合:策明

关键词:痴恋,独白与决意


>>>

曹云洲发现事情开始不受自己控制。
他不该再对这个明教动心的。
这一个多月里他几乎用上了自己所有能想到的残忍的办法折磨对方,可不论他怎么做,每每卡米尔都只是逆来顺受,一句怨言也无,弄得再痛也仅仅是咬牙搂住侵犯自己的男人不做声,实在忍不住了才从牙关里泄出几声难耐的呜咽和带着哭腔的呻吟,卡米尔只有到了最后才会看向曹云洲,没有挣扎,没有反抗,眼神里多半是纯粹的倦意,偶尔掺杂着些许道不明的复杂情愫,就这么平静地望进男人漆黑的眸子里,双唇微张,欲言又止。曹云洲看久了,恍惚间生出种对方还残存着一丝人性的错觉,内心深处那抹被自己亲手埋葬...

【all明】魕2.4

本章场合:丐明/策明/唐明

关键词:4P,强制,双龙,Blowjob

依旧全程飙车没有剧情掩护,正文见评论。

丐哥终于吃上猫了(


【东邻西厢】一个假想

之前那篇融雪大概是要鸽了 ,要写的东西实在有点多,只好良心不安地补个片段……或者说结局?

我最想看的就是他们像这样好好的在一起。


>>>

严辞是第一批回到大陆的老兵。


南方的冬天依旧不是那么让人好过,但比起瘸了半条腿走路都不太利索的陈启明,这回严辞倒显得要从容许多了,一边慢慢走着一边扶着陈启明,看起来倒像是他才是两人中那个年纪轻的。


陈启明一看这场景,不由想到几十年前严辞在这里冻成了个熊样,没禁住笑了出来。


荣家园子已经不再是荣家的了,只有梅花倒是一如既往的好看。许多普通人家也带着孩子来这里玩耍,不少人都好奇地打量着严辞这个一脸严肃的外国老头,...

【all明】魕2.3

本章场合:策明/唐明/丐明

关键词:3P,偷窥下的自渎

全程是车没有剧情掩护了,正文见评论。

下章是真的能进入4p了……

【all明】魕2.2

本章场合:策明/唐明/丐明

关键词:偷窥,3p

剧情掩护


>>>

龙门可不是什么好地方。

兴许原先是热闹过的,月牙泉边还有不少商人留下的金银珠宝,可自打那颗流星落下,关外就变天了。

活着逃回来的人都说那荒漠深处多了口吃人的井子,胆大的起头下去,就没再能上来;胆小的疯疯癫癫地逃回来了,却没一个说得清楚里头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有个瞎子言之凿凿,说是楼兰王留下的地宫,井里的金光刺得他瞎了眼,只有传说中的千万宝藏和绝世神兵才有这般锋芒;另个跛子却说那是阴曹地府的大门,因为他在洞口瞥见个脸色惨白的女人脸,直勾勾盯着他发笑,长相和死了的贵妃长得一模一样;还有个烂了半...

【丐明】再见一九五零(5)

完结章

食用BGM:Березы(白桦树)- Lube


1950


一九五零年的二月十四号,郭浩然难得一见掏钱叫了个车,天还没亮就跑到了机场。


明明也算是早春了,市里还没日没夜地飘雪花,郭浩然忘记带个围巾出来,一下车脖子里就直灌冷风,把他冻得浑身哆嗦,赶紧一溜小跑进了屋里。


维克托回了趟苏联,不在的日子里郭浩然日思夜想地惦记,只能抱着咪咪以解相思之苦,然而毛手毛脚惯了,有事没事把猫捉起来就是一通揉,猫被揉得不舒服了就挣,郭浩然因此没少给挠出口子。前几天接到通知好不容易把人盼回来,郭浩然激动得整夜没睡着,眼睁睁看着指...

民国四人组人设

乱写的 各种篡改历史 请不要跟文盲作者较真

【唐明】前线通讯

标题乱起的 观影课摸鱼脑洞  1k5字

当原耽看也行了

还是二战民国背景 40年代 这回是资本主义爱情

国军空军基地飞行员x美国小记者


>>>

See ya.

亚历克斯朝人群里的朋友挥挥手,提起行李,挤上了驶往太平洋另一端的远洋轮。

其实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冒这个险。

半年前总编辑一屁股坐在他那张乱糟糟的办公桌上的时候,表情严肃得都让亚历克斯怀疑自己要被炒了,亚历克斯知道自己不是那种严格遵守“新闻责任”的传统记者,一板一眼地写好了大纲,挨个打电话去预约采访的那种;他不是,他时不时会试图从匿名线人那里挖掘些“不应该存在”的新闻消息,有时候对报社来...

【丐明】再见一九五零(4)

爆字数了…3k字的正式告白(我明明只想写个脑洞段子啊?!


1948


郭浩然被支部从警卫员提拔成了维克托的随行官。


这几年他先是跟日本人打仗,抗战胜利了以后又是跟白区周旋,照理说怎么都该老成稳重些了,可最近哪怕是人人自危的日子郭浩然都还是改不了心直口快的火爆脾气,察言观色是学会了点,可别人要是稍微使点小手段郭浩然就忍不下了,好几次差点被特务套住拉去审讯,最后都还是维克托动了苏联那里的关系把他从公馆里给保了出来。


维克托在交涉时一贯是他那套苏式做派,虽说政令上与白区交好,但谈判起来却强硬得很,盛气凌人倒还不至于,可只要往桌边一坐,那派头不怒自威,只靠眼神就镇住在场的大半...

【丐明】再见一九五零(3)

当他胡言乱语试图告白。


1946

郭浩然记得,一年前听见日本投降的消息时,他还以为自己他娘的被鬼子给打出幻觉了。

那是场拉锯战,当时郭浩然已经没多少力气了,狼狈地借着掩体翻身滚回战壕里,维克托听见他身后的脚步声,立刻丢掉了手里的机枪跃出战壕,一脚将日本人踢倒,劈手夺过对方手里的刺刀,熟练地对准动脉扎进去,抽出来,从伤口里喷溅出来的红色的液体沾了了他一头一脸,正是这时候,他们听见有人在后方喊,日本鬼子投降了!鬼子投降了!

两边的火力依旧没有停下,干枯的灰粒扬起迷了郭浩然的眼,他看不太真切眼前的景象,可后方的捷报在一片晦暗中变得愈发嘹亮了。

起先这声响是微不足道的,被牢牢盖在炮火...

【丐明】再见一九五零(2)

民国背景

维克托同志烫头,喝酒,打群架,但他知道他是一个忧郁文艺的好青年。——by郭浩然


1945


郭浩然身手不错,敢打敢拼,是一位优秀的同志。

这可不是他自夸,维克托帮他给支部写的推荐信里就是这么说的。

自从那天郭浩然被挑走当了警卫员,他俩就形影不离了。这一年里维克托要处理的事情多,跑的地方也杂,经常顾不上生活琐事,郭浩然就不仅要给他打下手,还要顺带着照料生活起居,甚至还为了能给维克托读信寄东西偷偷找学堂教书的补学了认字写文章。

也是只有处得久了才知道,维克托外头看起来一副威风凛凛很能打的神气样子,其实骨子里是个心思细腻甚至有点多愁善感的人。

他见过维克托在酒店里面...

【丐明】再见一九五零(1)

民国-解放背景,44-50年间的小片段,短篇he

红色浪漫,一周内更完

正文又因为敏感元素被Lof封了,见评论链接吧。

我发现我这个月除了东邻西厢的没有一篇文能过审(。

【all明】魕2.1

Chapter2.1 沙暴


本章场合:策明 车


师徒年下,自渎&下药。

还有一些关于两人过去的剧情,下章4p预警


正文见评论链接。

【all明】魕1.3

本章策明,车。

只放前半段剧情都会被lof关禁闭我没脾气了,全文见评论的AO3链接。

第二章开始剧情正式开始了,说好的np和solo都会有,新角色炮哥和另一个丐哥出场,是的我说的丐明不止一个丐哥(x

【all明】魕1.2

本章场合:丐明

因为本章全程车请见评论链接。


【all明】魕1.1

本章CP:丐明


Chapter1.1 野火


天快亮时,风里扬起一阵血雾,染得墙角边稀薄的积雪红白斑驳。

白衣的明教刺客吃力地踏过尸体翻上冰壁,跌跌撞撞地朝雪林深处跑,身后渐晓的天光逐渐在冰原上铺洒开,仿佛灼人的金色岩浆朝他沸腾翻滚着涌来。

明教的模样狼狈极了,满身的伤,衣裳也在之前的打斗里被撕了数道口子,他像个亡命之徒一样疯狂奔跑着,一次一次竭尽内力强行隐去身形,却又很快体力不支地摔倒在雪地和碎石子间,被尖锐的冰锋与棱角磕出更多的血痕,可他顾不上擦拭,一刻也不敢停歇地与光影竟相追逐着。他的手腕,脚踝,和...

【东邻西厢】融雪(1)

陈启明X严辞 《东邻西厢》衍生

先斗胆发一章试试,如果不会被请去喝茶的话。


Abstract:严辞在台北时常会梦见那天,陈启明站在阴影里,他望着自己,自己却朝着陈启明举起了枪。严辞记得那是1949年的冬天,风很大,阳光刺眼,雪刚停下。


>>>正文


Chapter 00 六发子弹的手枪


进门前,陈启明听见一声闷响。

严辞背对着他,站在窗边,几步之外的露台上横着一具看不清面目的尸体。

“陈老板终愿意露面了?可惜就剩这一把枪了,没法跟你大干一场。” 陈启明锁上了门,听见严辞这么说着,声线毫无起伏,...

我哭着给所有人安利东邻西厢,哭到所有人都吃下这个安利为止(ntm


【霸歌】片段

不可描述情节的脑洞片段
是鸽子囚禁了貂貂反被心甘情愿地日(???
我脑子里怎么整天都是这种东西(x

入梅的第一日,那个男人醒了。

凤青岩进屋时还不曾察觉异样,只顾低头褪了湿白长衫,匆忙将怀里护着的布包在案上摊开,挑拣出受了潮的草药来。

炉上的浮着烟气的药壶轻响一声,忽然有人扼住凤青岩的咽喉,凤青岩低哼一声,侧目瞥见那本该沉睡着的男人不知何时已经紧贴着站在了身后。

凤青岩试探着叫了一声男人的名字,男人不应,手上力道更甚,凤青岩忍着痛,却也不挣脱,无视浓烈的杀意与身后人僵持不下。

男人头发未束,散乱披着,身上也不过就一件半敞的青蓝薄衫,他目光自身前文士发上的花簪延至那泛红的指节,又落在对方手边几本被风吹得凌乱...

给帮主喵喵蓝的生贺
为了满足蓝总想要炮哥的愿望所以照着我俩自己的号画啦,本孤寡老螺实力宠猫了!

花了一整晚我终于发现未烬是一只虎斑猫

面具之下

复仇者联盟3Repo:无限绝望


警告:
有严重剧透
少量专业方向的分析
请酌情观看

目录:
Section1 引子
Section2 简述
Section3 剧情批判(剧透部分)
Section4 观点陈述(评价部分)

【引子·场记】

一切戛然而止。

没有鼓掌,没有欢呼,大屏幕上白色的字幕开始滚动,一片黑暗中,死一样的沉寂,所有人都沉默了。

片刻后影厅里骚动起来,隐隐约约回荡着几声叹息和不解的低语,几盏昏暗的灯自后排亮起,观众不安起来,陆续走了些小声交流着的人,但更多的观众选择等待,等待着字幕结束后的转机。

“There must be something.”

我左手边的男人揉了揉他那头本来就散乱的金发,拿出手机一边输入着什么,一边与他的...

无锡人都是糖做的


无锡人都是在糖罐子里长大的。
在18岁以前,我从来不知道我嗜甜。
我从小不喜欢陆稿荐,齁甜,也不是太欣赏三凤桥,除了酱排骨以外,太腻,至于惠山油酥,又干又甜,入口不化,僵硬得让人难以下咽。本帮菜里,还是比较钟情咸口菜,比如银鱼馄饨,比如腌笃鲜,比如红烧油面筋。无锡的油面筋比较特殊,是红烧的,加肉馅的,和那种叫面筋的生敷不一样。
上大学前,除了经常在四川人面前痛哭流涕地吃“为了你特意做的一点都不辣的”冒菜之外,没怎么和外地人交流过口味,且还染上了无辣不欢的瘾,加上在无锡人里我并不算爱吃甜的,我就这么一直错误地以为自己是个咸辣口的。
直到上了大学,有次带了十几个小笼包去学校,热情邀请大家共享,一下子就暴露...

捞星星


改了下颜色

才发现lof竟然没发过这张灯喵…

I saw the GREEN in your eyes.
复健一下

1 / 10

© 廿七 | Powered by LOFTER